2016年11月14日

紀錄一下可能發生的歷史(2016/11/3;上午0938)

現在正在進行美國職棒大聯盟世界大賽第七場賽事,我人在辦公室所以無法及時追蹤比賽狀況。參賽雙方一是小熊,一是印第安人,前者自1908年之後就沒得過世界大賽冠軍,後者則是從1948年以後就與冠軍絕緣。
我是小熊的支持者,當然希望小熊能在今年破除山羊魔咒,雖然明年度小熊的陣容應該與今年大同小異,但是世事難料,誰知道錯過了今年,明年又是怎樣的景況?

過了今天、就開始放棒球寒假了!



2013年8月18日

青春小鳥不回來

昨天到好市多逛逛,不經意在圖書區看到一本書:「對照記@1963Ⅲ」,副標題是「所謂中年、所謂青春」,作者是楊照、馬家輝和胡洪俠,由遠流出版,我想是副標題吸引了我,因為作者中我只有聽過楊照一位,而且我也少讀他的作品。三位作者同齡,都出生於1963年,故有此書名,其中楊照出生於臺灣,馬家輝是香港人,而胡先生則是大陸人,這本書就是由三人分別就一個主題各自撰寫一篇文章,這些主題諸如「錢」、「抽菸」、「喝酒」等。這兩三年我對青春、中年之類的語詞特別的敏感,又甚容易回憶起過往的歲月,因此在好市多略略瀏覽後就決定買回家細讀。

回家後將書細讀,才發現我實在孤陋寡聞之至,原來這本書已是系列第三集,而且除楊照之外,另二位亦是兩岸三地文壇的知名人士,看來這幾年我的閱讀範疇真的是越來越窄了,文學類型的書基本上只不斷重讀金庸的武俠小說(汗)和舒國治的半文半白散文,難怪聽都沒聽過這幾本對照記。

書的內容是精彩的,三位作者果然都是好寫手,至於第一集和第二集我還沒看過,不過我想書和電影一樣,通常第一集最好看,所以應該也不會是地雷。至於書中所談的主題,尤其是楊照寫的內容最容易引起我這一代人的共鳴,對我個人來說,他紀錄的青春,似乎有一小部分和我是重疊的。不是我愛臉上貼金,我和他念同一所大學同一個科系,曾在同一個文學院圖書館借書,只是他大我好幾屆,我只認識他的一些同班同學而不認識他本人,我入學時他已去當兵了。記得幾年前不知為何讀了楊照寫的一篇文章,文中提到美國藏書家愛德華紐頓的某本著作尚未有中文版,而湊巧我書架上就有一本該書的大陸譯本,因此也不知吃錯啥藥就寫mail給該文章的出版社(還是報社?),請他們轉知楊照這件事,當然這封電郵後來是沒下文了。

我寫這篇東西不是要和名人拉關係的啦,而是發現楊照在文中提到的兩個地方有點不大對頭,其一是書中97頁講卡拉OK的由來一段話,和我所知的有點差距,他說卡拉(Kara)是「只有」的意思,但我想應該是「空」的意思,日文的カラオケ應該是「沒有樂團」現場演奏,而非是他認為的「只有樂團」伴奏。

第二怪的地方是書中143頁提到楊照的姨丈祖籍廣東梅縣,但講話有很濃的廣東腔,我不知是否這位姨丈自小就只講廣東話(或又稱廣府話)而不講客家話,要不梅縣人講話怎會有廣東腔?(突然想起早年香港電影裡那些新界的客家人講話,都被臺灣的片商配上臺灣國語,不知何故?)

不知道我在遠流上班的研究所同學和大學學妹會不會剛好看到我這篇亂七八糟的文字,假如有的話,就請轉告楊照學長他的學弟針對書中的兩個疑點就教於他,謝謝。

2013年2月22日

辦公室旁邊樹上的鳳頭蒼鷹(20130222)

今天下著毛毛細雨,下午兩點多在辦公室外面的榕樹上突然發現一隻鳳頭蒼鷹正在大快朵頤,猜測受害者應該是攀木蜥蜴。
鳳頭蒼鷹:隼形目,鷲鷹科。學名:Accipiter trivirgatus

2012年9月27日

又有鳥兒撞上辦公室玻璃(20120927)

今年二月有隻五色鳥撞上辦公室後面的玻璃窗,幸好鳥兒後來沒事自行飛走了,辦公室的長官為了避免再有小鳥撞上玻璃,因此在玻璃窗上貼了不少張的猛禽圖樣和大大的眼睛,從此就再也沒有鳥兒撞到那邊去。
沒想到今天下午三點多時居然有一隻翠鳥撞上辦公室正面的玻璃,一開始他應該是頭昏腦脹,因此停在會計主任手上休息,我們也藉此難得的機會猛拍一番,畢竟在戶外不靠長鏡頭是不可能拍到這麼清晰的翠鳥照片的。

這是一隻雌鳥
翠鳥:佛法僧目,翠鳥科。拍攝者:蔡文慰


2012年7月12日

大霸群峰未竟之大鹿林道東線半日遊(20120709-10)


此行之前在奇萊主北三日和大霸群峰三日兩個行程之間猶豫很久,因為是非假日的行程,所以兩者的入園證都很順利的申請到手,但還是直到出發前兩天才決定去大霸,主要的考量是大霸比較沒有驚險的地形,應該比較適合已經許久沒上高山的我們,然而最終事實證明我們是連大霸都還沒辦法去。